傅清欢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关于我两篇文章被抄袭的声明

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号,我在乐乎的双道长tag下的一篇作者为  @瑰 的《【纯双道墙七月产粮活动】《病》》一文中,看到了与我曾在此号主页发表过的文《天雷》《故音》两文中片段极其相似、涉嫌抄袭的内容。

举证说明如下:

放好了杯子,阿箐转身去拧毛巾。指尖搅动的水声荡漾,轻柔温软似附耳细语。迷糊间,晓星尘似是听见了他高中假期去往江南时,于船上游览古城时听见船橹搅动那清澈流水的声响。一下又一下,温柔得似江南女子唇齿间吐露的软语慢谣,催人入梦。

那日他不是一人前往,有人与他在乌篷船上排膝而坐。他举起相机挽留这万千美好风光,在窥见那人看着风景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温柔时他调转镜头,轻轻按下按钮,将那人悄悄留于自己相机中,留于自己心间。——《病》中片段


晓星尘不紧不慢地踩着地板嗒嗒嗒地从她背后走过去,抬手把那一截花枝别到自己耳后去,空出手浸在水盆里仔细地搓洗。

手指破开水发出的声音响而清亮,听来有几分像是她们曾在江南水乡搭乘的乌篷船,欸乃缓歌摇着双橹,顺着长得一眼望不到头的河道摇摇晃晃地行于水面上,淡薄的日光便也在篾片编织的乌漆蓬顶缝隙里摇晃着婉婉流淌。晓星尘怀里抱着两把剑,半睁着睡意朦胧的一双眼睛,像只猫一样蜷缩着身子枕在宋岚的腿上,嗓音慵懒地反复问什么时候才能到云梦宛城。宋岚坐在船舱中央,垂着手一遍又一遍地抚着她的脸颊,总是告诉她就快到了。

晓星尘就着挂在墙上的布巾擦手上的水,翘着鼻尖闻着颊边浓软的香气,忽然觉得心情很好。——本人文章《天雷》中片段

分别拿着苹果与刀的双手骨节分明,自窗外投入室内的阳光细细的描摹这双手,形状好看得让人无端想起栖于山水间的野鹤修长的脖颈。于光下能隐隐看见被包裹于温润皮肤下的青色血管。一举一动里皆是从容的冷静,一如它的主人。——《病》中片段


在此之前,他几乎从未主动与我攀谈过。我与他交谈时,往往是我问一句,他才答一句,话虽不多,却精炼得很,三言两语间就能把意思陈述得明白清楚。有时难得地说到兴起,他会顺势抬手比几个手势,白得有些病态的皮肤下淡青色的血管随着他的动作明白地凸显出来。他的手指很好看,舒展开的时候像是山溪边某种不知名的白色水鸟高高扬起的长颈,修长干净,在日影里淡淡地笼着层温润的光晕。——本人文章《故音》中片段

苹果在薄薄刀片一起一落间变成数个小块,切口处可以看到藏于红色果皮下的淡黄果肉。带着淡淡清香的苹果被阳光柔柔笼着,色泽温润而明亮。

晓星尘喜欢吃苹果,尤爱带皮吃。咀嚼带皮的果肉时,果皮的微涩的伪装退去后便是果肉的酸甜涌来,他很享受这发掘惊喜一般的感觉。但他从未明说,也从未有所表现,以至于他这个喜好一直无人知晓,连他的亲妹妹阿箐都不知道。

宋岚则与晓星尘不一样。他有些洁癖,就算是轻易不能削皮的果子也要拿刀试上一试。直到是真的无法下手削皮之后,他才会心不甘情不愿的摆出一副誓要洗到掉皮的架势把果子拿去细细清洗。至于苹果这样可以削皮的水果,自是不必多讲。

但就是这样的宋岚,每次端给晓星尘的苹果都是细细洗净后去核,切成方便吞咽的小块,却从未去过皮。

宋岚是何时发现他这个喜好的?

细碎的过往早就淹没在记忆的浩瀚洪流里,无从查起,无从知晓。

刀没入果肉中,带出一点切开果中饱含汁水微粒的沙沙声,刀锋穿透苹果落在砧板上有轻微的“喀哒”声响。灶台上砂锅里的气泡在翻滚着,咕噜咕噜的像是在闹着小脾气。厨房里大大小小的声音交错在一起,安详得好似一支合奏歌谣。洗脸时被凉水刺激起的那点精神在这催眠曲里慢慢散去,睡意涌了上来。昏昏沉沉里,晓星尘忽然回想起一件事。——《病》中片段


这样缠绵缱绻的时候,晓星尘却总觉得心里隐隐有些不安,却又是说不上来什么地方出了错。

她又咬了一口果子,含在嘴里咀嚼到带着微涩的果香逸了满口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这果子还没有去皮。

她恍惚记得宋岚有吃去皮果子的习惯——宋岚有一点固执的洁癖,这习惯是总也改不掉的。而晓星尘自小生在山上,却是爱连皮带肉一起吃的。在一起这样久了,她还从未提及自己的这个习惯,宋岚却仿佛早就谙熟于心似的,从始至终,端给她的果子虽然总是清洗得几乎可以反光,却竟无一是去过皮的。

她想这大概是不能用心有灵犀来解释的。

晓星尘沉下心来再想,发现宋岚对她非比寻常的熟稔甚至可以从当年初遇时追究起。——本人文章《天雷》中片段


如上,相信各位可以看出,这篇《病》中出现的诸多意象与我文中有极大的重合之处,是在我文中择出几个段落进行扩写、改写后加入自己文章的。鉴于我主页上有文章的发表时间,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我的两篇文章绝对是发布在该lo主前的。因此,我有理由确信,这篇文章存在对我抄袭的极恶劣行为。

 

七月三十一号,我在该文章下给lo主评论,限定了期限,要求她解释并公开说明。而lo主的回复是【太太,我现在在外面不是很方便,我可以迟一点私信给你解释吗?以及我会好好说明,你的语气真的吓到我了QAQQQ】。

在此后,该lo主回复的语气也变得强硬起来:【很抱歉,是我的意思表达不当。我说私聊,是因为您说要共同解决,我想与您好好沟通一番,您愿意接受我的说明和道歉之后我再发表公开声明,这样就免去您因为不满我的公开声明和道歉再来找我浪费您时间的麻烦。我说私聊,并不是说想要将这事掩盖,相反是为了更好的解决。说句冒犯的,我连您认为我哪里抄袭我都不知道,我要怎么向您解释说明并道歉?】

我从这种回复中没有感受到任何诚意,于是写下此篇说明。

 

我希望得到:公开的道歉(在声明下打上抄袭文章附带的tag)以及删文处理。这两点是我应得的最基本的回复,我的作品被抄袭了,我对此感受到了极致的恶意和侮辱,我不希望得到任何关于此次抄袭的狡辩或洗白回应。

此外,希望我首页关注这位lo主,以及给这篇抄袭文点过红心蓝手的各位:取消给我的文章点过的红心蓝手,删除留给我文章的评论,并且取关我。我曾感激过你们给我的反馈与鼓励,但显然的,我们道不同

以上,望各位周知。

 

评论(24)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