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清欢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阴阳

有一个问题。

当年晓星尘自刎身亡魂飞魄散,薛洋以锁灵囊急急收敛只得他魂体的十之一二。

那么,他其余的碎魂究竟存在于何处?

————

阿娘,那个人在发光诶。

弯腰蹲在河边专心搓洗衣物的妇人冷不防听到年幼的女儿趴到自己耳边笑眯眯地如是说。她下意识地抬起头,用潮湿冰冷的手将额前的乱发顺到耳后,然后她就不由自主地愣了一下。

她女儿伸出的小手直直指向一个黑袍道人。那道人背负双剑,臂挽拂尘,风姿极佳,面容清傲俊朗,身形挺拔一如悬崖峭壁上凌云苍松。他背对着黄昏仅余的几分光影缓步慢行,金澄澄的晚霞流云透过他鬓边散发缓缓流淌下来,在他袍袖上氤氲开一片模糊的暖色。

的确仿佛身披漫天霞光。

那道人闻声停步,向她们母女转过一双明湛湛的眼。面无表情,似在询问女孩儿话里的含义。

浣衣妇人被那双眼看得不由心头一跳,胡乱地在衣裳下摆擦擦手,起身无措地双手合十一礼道:“小孩子乱说话,道长大人有大量,还请不要计较。”又向女儿小声责备道:“还不快向道长谢罪。”

这黑衣道士自然就是宋岚。

他是凶尸之体,脸上露不出表情,又因为舌头被薛洋割去,口不能言。因此无法辩解自己并没有生气,更是无法纠正这妇人所行之礼应当对佛不对道。宋岚犹豫了一下,只得拱手还礼,又比划着表示自己说不出话,示意这妇人大可不必害怕。

妇人刚刚松了一口气,谁知自己的女孩儿愣愣地叫了一声道长后,手里攥着她的衣摆扯了扯,微微睁圆了眼,仰头又笑道:道长身上有光诶。

有光。

宋岚不知这小姑娘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只是又忽然想起了晓星尘。

当年他二人同行,又都是相貌英俊的年轻男子,总会招致不少怀春少女的含羞目光。曾有一次,晓星尘笑着望他,大有促狭之意道:子琛以为,这些姑娘是在看你我中的谁?宋岚就也回看他,眼中也隐隐有笑意,应道:看你多些,看我少些。晓星尘笑得更厉害,调侃道:为何是我多些,我以为子琛会说是你我平分秋色。宋岚微微笑笑,摇头不答。

本是平分秋色。

可我刚刚也在看你,那便是看你多些。

晓星尘怕是不知道自己白衣白面披发仗剑一抬眼是如何形态,而每每宋岚眼见时,总会觉得他整个人荧荧生辉,仿若有光。

宋岚一想到晓星尘,心中稍暖,却终究有怅然之意。便又一礼,示意告辞。然后又携两剑两魂一拂尘茕茕一身渐渐远去。

母女二人不由自主地目送了一会儿,那妇人就莫名地轻轻叹了一声,重又蹲下身去浣洗衣物,嘱咐女儿乖一点不要走开玩耍。

道长身上真的有光啊。那女孩没有注意母亲的叮嘱,杏核大眼委屈地霎了霎,咬着手指头兀自含糊了一句。好多光。

谁也不知道她究竟看到了什么。

世传幼童心思无瑕,或可得阴阳眼,能视一切非人灵体。

在那女孩眼中,宋岚鬓发、眉睫、唇颊、衣袍皆荧荧有光。他走动时偶有光尘飘落,闪闪烁烁很是动人,而那些明动的细小光尘不舍他似的,在空中漂浮几转就重又黏回到他身上。那无数光尘痴缠至此,似乎是在拼了命地表白心意道:无论如何也想要和你在一起。

恍惚看去,仿佛这黑衣道长此身孑然,眉眼鬓发都已如雪苍苍。

也算白首。

————

还是那个问题。

当年晓星尘自刎身亡魂飞魄散,薛洋以锁灵囊急急收敛只得他魂体的十之一二。

那么,他其余的碎魂究竟存在于何处?

评论(39)

热度(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