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清欢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双道长】吸血鬼paro


真是温暖啊。他想。

————————

宋岚刚刚目睹了一场残酷的围杀。他站在最高的那根树枝上面无表情地垂目下望,看着那个吸血鬼猎人身手矫健地独自对付着四个高阶吸血鬼,险而又险地将白银的子弹一一打进他们的头颅和心脏。围攻他的吸血鬼都嘶叫着化作了灰白的尘埃,但是这位年轻的吸血鬼猎人显然也受了不轻的伤,他挣扎着挪动着步伐,踉踉跄跄地栽倒在地上,雪白的衣袍上慢慢洇开大片浓重的黑红色。

他喘息着抬起头,有些模糊不清的视线与树梢上的吸血鬼正正对上。年轻的吸血鬼猎人眨了眨眼,努力地看清了那张冷漠的面孔。

他忽然笑了。

子琛。他轻声说。原来你在这里啊。

宋岚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觉得那笑容热烈得几乎像阳光一样刺眼。他不记得这个人,但是这个笑容很熟悉。那么熟悉。他轻盈地跳落到地面上,尽量避开所有的泥泞和脏污的地方,向那个重伤的吸血鬼猎人走过去。

——我问汝名。
——……晓星尘。

宋岚蹲下身来,将这个年轻的血猎抱在怀里,解开他身上那件脏污的袍子,手指一一按压过皮肉翻卷的伤处。他手指拂过的那些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止血愈合。

整整五年了,子琛。晓星尘看也不看自己的伤势,他只是深深地看着宋岚,无比信赖地靠在这个吸血鬼的臂弯里,声音低柔地说。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他示意宋岚去看自己腰上别着的两支枪。

那两支枪的手柄上面用熔化的银分别雕铸着两个不同的古老文字。宋岚小心地辨认了一下,觉得这纹饰很是眼熟。

你的拂雪还在我这里。他很开心地讲。和我的霜华一直在一起。

宋岚看着他,不由自主地伸出舌尖飞快地舔过自己的下唇。

晓星尘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告诉我你有没有咬过人,子琛。他低声很小心很小心地问,搭在枪上的手指慢慢扣紧了。

宋岚坦然地迎着他的目光缓缓地摇头。

晓星尘扣在扳机上的手指放开了。他松了一口气,慢慢地说:那个人说你咬过人了,我是不信他的。

作为一只新生五年的吸血鬼没有咬过人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宋岚的确是特例。他的初拥者就因为这件事不断地嘲笑他。宋岚苏醒时什么都不记得,但他对这个连不吸血时也要露着尖尖的虎牙的初拥者有着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反感。

哪有不咬人的吸血鬼呢。那个少年模样的吸血鬼笑眯眯地讲。你难道不饿吗,宋先生?

宋岚总是不理会他的哄劝。于是他的初拥者就沉下脸来,用一种甜蜜又恶毒的语气对他讲:那你就和你的清高一起等着活活饿死吧,宋先生。没有人能救得了你的。

没有人。他加重声音强调说,眼里闪着恶意的光。

这诅咒出口的四年后,宋岚的初拥者死在了一个名叫魏无羡的吸血鬼手里,宋岚从此获得了永久的自由,除了要躲避四下游荡的血猎,他最大的困扰就是无法抑制的饥饿。他头脑里残留的人类本能约束着他不去袭击人,饿得实在受不了的时候,宋岚宁可喝自己的血。

然而在抱着这个人的时候,宋岚忽然觉得这种饥渴感简直无法忍受。

想要咬我么。晓星尘问。

宋岚犹豫地点点头,有些担心这个举动会招致这个血猎的反感。

晓星尘毫不犹豫地对他仰起脖子,把自己脆弱的动脉血管暴露在宋岚眼前。

来。他坚定地说。我是心甘情愿的。

宋岚颤抖了一下,眼睛倏地变得血红,尖牙迅速地伸了出来。他凶猛地垂下头一口咬破了年轻血猎的脖颈,冰冷的牙齿刺破血管的瞬间,温暖的血液大量地涌进了宋岚的喉咙,这个人和他香甜的血液给他以深重的满足感。

晓星尘身体剧烈地痉挛着,眼睛睁得大大的,泪水从里面长长地流下来。然而他还在无声地笑,边笑边哆嗦着手指温柔地抚摸着宋岚的头发。就好像即将死在宋岚手里是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情一样。

真是温暖啊。他想。

宋岚在晓星尘濒临昏厥前把尖利的牙齿从他的皮肉里拔出来,用冰冷的舌尖慢慢地舔舐他皮肤上残余的血沫,看起来没有完全饱腹,但是并没有再度咬下去。

晓星尘挣扎着去摸他的脸。宋岚依依不舍地从晓星尘颈间抬起脸来,几乎是温顺地任由这个吸血鬼猎人摩挲着他的脸颊。他默默地看着自己怀里的晓星尘,不知怎么觉得自己已经根本离不开他了。

而这显然与口腹之欲无关。

你是我的。宋岚轻轻吻着晓星尘细长的手指,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漂亮的眼睛。我带你回去,你要定期向我提供你的血液。

晓星尘又无声地笑。

一辈子都和你在一起么。他低声问。

不错。宋岚回答。

那真是太好了。他笑着说。快些带我回去吧。

评论(36)

热度(332)